首页 > 房产资讯 > 郑州两条地铁明日开通,5站不停!小乔、“丁楼”等风波中的站点将何去何从?

郑州两条地铁明日开通,5站不停!小乔、“丁楼”等风波中的站点将何去何从?

发布时间:2018-06-14 10:04:08(来源:)

文/河南商报记者 程时培 程亚龙 吴智星 

实习生 柴欢   图/ 记者 张郁


12日,郑州地铁一号线二期、城郊铁路一期工程将开通试运营,届时市民乘坐城铁可至机场,仅需要1个小时。


但从去年至今,两条线路上,都有地铁站一直争端未平。甩站风波和命名风波,分别牵动着龙湖和丁楼人的心。


试运营将启,风波中的站点将何去何从?11日,河南商报陪办君再次进行了探访。


城铁一期工程“小乔站”因老刘超市未拆除、一个入口不具备建设施工条件,已确定被甩站。而“河南工业大学”站被村民私自改为“丁楼站”的贴纸,已被撕下。



小乔站 下桥口只有一个,不具备停车条件


因“钉子户”被甩站 居民怨老刘“狮子大开口”



小乔站与老刘超市


去年12月初,一则消息搅动了郑州南郊龙湖镇数万人的心:郑州市城郊铁路(郑州地铁2号线南延线)一期工程开通在即,但小乔站因拆迁不顺,站台尚未建好,小乔站将被甩站(即列车通过不停车)。


轨道公司发给新郑市政府的函件里透露,导致地铁在此暂不停靠的原因是,一家名叫老刘超市的三层小楼无法拆迁。


一直以来,龙湖镇居民和高校学生对城郊铁路十分关注,盼其早日开通,解决龙湖镇与市区交通的瓶颈。因一家超市无法拆迁,导致一座车站无法投入使用,周边居民无法就近乘坐地铁。消息发出后,小乔站周边居民炸了锅。


期盼多年的地铁在家门口却上不去,河南商报采访时,不少人声称“恨死钉子户”,指责老刘超市“狮子大开口”。


万万没想到,自己有一天会得罪这么多人,年过六旬的老刘夫妇气得直发抖:“他们都说我是钉子户,可我们四五年的委屈又有谁知道?”


12月,河南商报报道中提到,老刘1998年买这栋房子,花了快30万。到2012年拆迁补偿时,也只补偿30多万。这天壤之别让他接受不了。


从2012年到现在,补偿的标准虽几经变化,但政府和老刘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。


龙湖镇镇长吕旭卿说,“我很能理解老刘一家。”但双方的协商并没有较好的进展。


拆迁赔偿没谈拢  “小乔站”确定被跨站


11日下午,河南商报记者来到位于新郑龙湖镇鸿鹄路上的城铁“小乔站”站点,不时能看到高架桥上城铁隆隆驶过,但经过该站点时并未停车。


地铁内工作人员称,因为老刘超市还未拆除,该站点第二个入口迟迟不能建设,所以即使12日城铁开通,也不会在此处停靠。至于何时能开通,该工作人员称,“什么时候(超市)拔了,什么时候就开,现在只能等”。


在走访中,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,小乔站周边有郑州升达经贸管理学院、中原工学院南校区等高校。正值放假回家的学生提起“小乔站”的事儿,几乎无人不知。


升达大学大三学生小张称,在微信上看到12日地铁开通,但小乔站被甩的消息,很失落。但也为老刘不平,赔偿没有谈拢,老刘是在维护自己的权益,希望双方能和平、尽快的解决,也方便我们学生回郑州。


据了解,目前该校学生到市区,只能坐公交车,耗时且人多拥挤,而拼车的话,则需要每人40元左右。远没有乘坐地铁方便。


对于小乔站究竟能不能正常按期投用,附近有村民抱着期望的态度道,“它有一个口已好,能满足上下,应该能开。”


但官方宣布这个站不停车的公告随之出来。


11日14时16分,郑州地铁官方微博发布越战(不停车)公告:城郊铁路一期小乔站、华南城东站、港区北站、康平湖站和1号线二期河南大学新区站越站运行。


小乔站越战(不停车)的原因,是第二出入口不具备施工建设条件,暂无法满足试运营要求。



树林掩映的华南城东站将甩站


而华南城东站、港区北站、康平湖和1号线二期工程河南大学新区站,则都是因为车站周边市政配套尚未完备,城市开发尚未全面启动,难以保证紧急情况下救援力量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,开展救援处置工作所致。


河南商报陪办君在华南城东站看到,该站的周边还是一片枣树林。地铁公司公告称,待上述站点开通运营条件成熟后,郑州市轨道交通有限公司将第一时间开站迎客,方便广大乘客出行。


骂声你们在乎吗?“在乎,可又能怎么办?”


知道地铁站确定被甩站的消息,昨日,老刘一家也愈发感到压力。


网友在“新郑龙湖吧”中直言,“老刘脸皮太厚”“漫天要价”“影响的是大家呀”“不怕被报应吗”。


老刘11日一早就离开龙湖去了郑州市区,他老伴不愿意记者再给他打电话,“他有脑萎缩,受不得气。”


地铁开通这站被甩,如果更多的人来骂,你在乎吗?


面对疑问,老刘老伴迟疑了一会,“他们想怎么骂咋骂?”


但过了十来秒钟,她又叹息一声,“不在乎,但其实又怎么会不在乎呢?”


“但又能怎么办?就像你开一辆车,别人说喜欢要拿去,你舍得给吗?”她说,如今家里的事务都交给了儿子。


老刘的儿子小刘已经远在广东。他最近和政府部门多次接触,但没有得到结果。


“我也想好好谈,我父亲的年纪这么大了 ,同时也涉及这么多村民的出行。”小刘说,他回来后做了让步,但政府一直没表态。


“以前,我们一直坚持按照厦门、南京等二线城市的地铁口的补偿价格来补偿,但现在已让步到按照龙湖镇的市价进行赔偿,我的想法已经给他们说了,但政府一直没表态。”小刘说。


而如果最终事情得不到解决,他表示可能会走法律程序。


协调进展到哪一步,昨日,龙湖镇副镇长吕旭卿说,“一直在积极地做工作,因为毕竟影响到周边数万人。小乔站一定会开通,而且很快会开通。”


地铁站站名之争 村民自己改站名




去年12月末,在小乔站争端暂告一段落之间,地铁1号线二期西端终点站的莲花街长椿路口地铁站,又因命名问题再起波澜。


丁楼村的村民买来了黑色贴纸,把“河南工业大学站”7个字盖住,换上了“丁楼站”3个大字。“留住乡愁留住根,地铁站要命名为丁楼。”村民说。而另一边,坚持“河南工业大学站”站名的师生们则说,“坐地铁,我想去工大,不想去丁楼。”


丁楼村主任和部分村民代表参与了这次贴纸事件,地铁工作人员多次撕下贴纸,但他们晚上撕走后,白天村民们又贴了回来。


直到1月9日,河南商报陪办君在该地铁站看到,各个地铁出口还被贴纸命名为“丁楼站”。


“丁楼”字样被撕 村主任称:办事处不让闹了


小乔站躲不过这延误的一劫,而河南工业大学站的风波又是否会延续?


11日,河南商报陪办君探访长椿路莲花街地铁站时发现,黑色的“丁楼站”贴纸已被全数撕下,散落在站旁的垃圾桶里,而站上只剩下一些胶痕,就像站名的伤疤。当初留守看护的人也不见踪影。




D口外围的保洁人员说:“贴纸是上午撕掉的,看的人也不见了。”A口内的保洁人员证实了他的话,“早上9点多上班的时候,贴纸就不见了。”


途经地铁站点外的一位河南工业大学学生称,要是不撕,他也会自己动手撕掉,站名已经确定,随便乱贴就是扰乱公共秩序。而且以河工大当站名,方便新生辨认。


而丁楼村的村民,在一号线延长线即将开通前夕,仍不能接受没有“丁楼”字样的站名。80多岁的丁楼村民许大爷说,村子全部被拆了,地铁站的用地也是村子租给他们的,现在连个名字都不给。


11日,在丁楼人的微信群里,不少人还在不甘地讨论这件事,“现在是不是已经成定局了?”“还有没有办法?”


丁楼村村委会毛主任称,老一辈人都想留个念想,故乡情老人都重视,想叫在外的人好回来认家。毛主任表示,地铁马上试运行,办事处已经开过会不让闹。


他说,已经在给村里的老人做工作,“尽量不让闹,也希望政府能重视(在地铁站名上丁楼村民的意见)”。



陪办君继续为民生前行,觉得陪办君给力的亲,可订份商报继续支持~!




监制/张高峰 统筹/王杰 责编/戴晨曦 

校对/杨中霞

视觉/河南商报视觉产品部



本文未经许可禁止其他公号及媒体转载、引用,一经查实,“陪你去办事儿”团队将举报到底。